IMG_8287.JPG
IMG_8288.JPG
IMG_8289.JPG
IMG_8290.JPG
IMG_8292.JPG
IMG_8294.JPG
IMG_8295.JPG
IMG_8296.JPG
IMG_8297.JPG
IMG_8298.JPG
IMG_8300.JPG
IMG_8301.JPG
IMG_8149.JPG
IMG_8303.JPG
IMG_8307.JPG
IMG_8308.JPG
IMG_6409.JPG
 
 
Search
  • Cammy LEE

Nick Brandt 繼承塵埃


©Nick Brandt, Quarry with Lion, 2014, courtesy of Blue Lotus Gallery 地球病了,新型冠狀病毒席捲全球,全球確診人數達30萬人,各國也施行各種「鎖國措施」以救國,網絡上亦吹奏「留在家中」以減緩病毒蔓延。另一方面,澳洲山火自去年九月爆發至今,已造成多達五億動物葬身火海。姑勿論這一切是天災抑或人禍,地球正在上演各種不同的生態災難是不爭的事實:病毒肆虐、「地球之肺」巴西亞馬遜雨林遭大火肆虐、珊瑚礁白化危機、阿拉斯加冰河消融……處處瘡痍。面對種種危機,各人有其應對方法,針對野生動物的生態環境遭受破壞,英國攝影師 Nick Brandt 以一輯《Inherit The Dust》回應。 Nick 在英國長大,那是麋鹿、山貓和棕熊;狼、金剛狼和山獅,毛茸茸的長毛象和犀牛生活的地方。一切美好的生物橫越英國南部的山丘和森林,讓人蔚為奇觀。大自然的壯麗讓我們感到敬畏,然而與動物共居於地球的人類,非但沒有好好愛護這個家園,反之不斷大興土木,令不少動物流離失所。隨著大自然遭受破壞及野生動物銳減, Nick 便以一輯《Inherit The Dust》作為無聲控訴,讓觀者反思人與大自然的關係。此輯作品均在東非拍攝,源於 Nick 在1995年前往非洲坦桑尼亞為 Michael Jackson 拍攝《Earth Song》,這首MV控訢人類因自己的過錯而令自己痛失家園。此行,便令 Nick 愛上了東非,便開展拍攝非洲原始生態的攝影旅程。


© Nick Brandt, Alleyway with Chimpanzee, 2014, courtesy of Blue Lotus Gallery 人類與動物平等 Nick 在開展他的攝影事業之先本是畫家,因為對音樂充滿熱情,並認為那是最美好的藝術形式,他繼而投身導演行列,這可以讓他把音樂結合在創作中。「不過,導演這個工作可以令人很洩氣。你創作海量的短片,很多都從沒有曝光的機會。」Nick道。從事商業拍攝,即時你很幸運地得到創作資金,但很多時你都會被投資者所限制,你本來的創作往往都因為各種意見而讓步、改變。「許多在電影行業裡的從業者,是為明天而活,而不是為現在,往往不是單純地做他們渴望去做的事情—創作。攝影卻能讓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當你想做時。你無須向任何人交代,你完全掌控你的生命,這正是樂之所在。」Nick 道。Nick 之所以成為一位攝影師,亦因為他有一份使命感,「我可以發表我對於人類破壞大自然的感受,我如何無差別地看待人類與動物,這是我的使命。這可從我最新的攝影系列《This Empty World》裡看到,當然每個拍攝計劃所表達的均有所不同。」


©Nick Brandt, Wasteland with Elephant, 2015, courtesy of Blue Lotus Gallery 在 Nick 拍攝《Inherit The Dust》時,非洲的某些地區(儘管每天的數量持續減少),有時仍有許多非比尋常的野生動物在漫遊。Nick 分享:「在東非,你仍然可以在整個平原上凝視著大地,並看到多種物種:大象、長頸鹿、斑馬、水牛、瞪羚、黑斑羚、河馬、獅子、獵豹....這是屬於原始的榮耀。這樣豐沃的土地,由許多不同的生物共享。這對大多數看到這樣的生態的人產生內在的影響,地球以深刻的奇跡療癒疲憊的我們。」然而,人類卻不停侵佔、破壞動物的棲息地,這並不只是發生在過去,而是正在每時每刻發生。對著大自然感到無比敬畏的 Nick 不止一次強調,如果我們跟隨目前發展與破壞的步伐,我們能繼承的,只有塵土。「非洲鄉郊的兒童將不會理解大象和長頸鹿曾經在他們家門前的田野裡漫遊過,就像羊毛犀牛曾經生活在我們現時站在的購物中心一樣。」Nick 沉重地道。 以上種種,均是 Nick 創作《Inherit The Dust》的原因。 他認為我們現在正處於生態起源的對立面,所有這些數十億年的時間都達到如此奇妙的多樣性的,然後在短短的幾年內,一切本無窮的時刻,將逐漸殲滅。


©Nick Brandt, Quarry with Giraffe, 2014, courtesy of Blue Lotus Gallery 黑白美學 在他鏡頭下非洲的野生動物,原始肖像是用中片幅的黑白膠片拍攝的而從未發行的照片,他再把之印刷在巨型畫板上,再放到牠們原本的棲息地拍攝,帶來震撼的對比:大象漫步的地方變為垃圾站、犀牛生活的草原變成工廠、長頸鹿奔跑的地方變成工地。這輯照片以Mamiya RZ67 Pro II拍攝,並一貫以黑白的形式呈現,除了因為純粹的美學(黑白圖像引人注目的圖形性質)之外,它還可以帶來屬於更早時期的圖像的印象。 「就好像照片中的這些動物已經消失無蹤,已經死了。為了使這些照片真正融入人為開發和改造的景觀中,唯一的選擇就是用黑白照片拍攝整個場景。」Nick 道。


©Nick Brandt, Behind the scenes of Inherit The Dust 在拍攝這系列時,Nick 亦碰上不少困難。如要尋找原始照片中的地平線與拍攝場地中的地平線完全對齊的位置。他曾花幾個月的時間尋找一組與Wasteland with Rhinos中山丘輪廓完全匹配的地方。 「偶然地,我做到了。 我認為這經歷是不可思議的。」Nick 笑道。另一方面,他日復日地花待在機組人員附近,等待雲層出現在天空中。 即使在東非拍攝,他也喜歡透過雲層以下所產生的光–就像它們是從北歐移動過來一樣。 因此,拍攝也有很多等待合適的雲入鏡的時刻。 「顯然,任何場景都因天空和伴隨的光線而在氣氛和情感方面產生變化。 這些全景圖都無法沐浴在強烈的陽光下,因為這會令我為這個拍攝計劃營造的憂鬱氣氛幻滅。」Nick 說。 Nick 認為全球野生動的福利未有足夠保障,野生動物銳減,無論是因為在野外迅速消失和滅絕,還是因為滿足人類食品市場而持續不斷的大屠殺,我們都一一目睹。


©Nick Brandt, Wasteland with Rhinos, 2015, courtesy of Blue Lotus Gallery 在未來,Nick 會把他的拍攝重心由野生動物轉移到氣候變化,他將會在美國拍攝,他認為那是最多潛在影響者和破壞性阻撓主義者所居住的地方,「如果通過這項拍攝計劃,能令他們對氣候變化的影響產生了新的認識,那就是我最喜見樂聞的事。」 城市急促的發展把動物推向滅亡的邊界,歷史不斷重覆上演。若我們袖手旁觀,若干年後,人類能繼承的便不會有動物,只剩下塵埃。我們,到底配不配動物這樣美麗的存在?


關於Nick Brandt 英國攝影師 Nick Brandt 生於1964年,他的攝影主題圍繞與自然世界的消失有關。他曾進修繪畫,其後在聖馬丁藝術學校修讀電影,並於1992年移居美國加洲,為多位知名歌手如:Moby《 Porcelain》、Jewel《Hands》、XTC《Dear God》等執導了許多獲獎的音樂錄像。於1995年在坦桑尼亞為 Michael Jackson 執導《Earth Song》音樂錄像時,Nick 愛上了東非的動物及土地。並於2001年,Nick 為了展示出他對動物的敬意,以及因目睹世界步步消失而感到的悲痛,促使他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拍攝非洲的動物王國。 原文刊載於 www.projectrawhk.com

 

Thanks for submitting!

 

©2020 by leeshingyan.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IMG_6409.JPG